中山四个“难以为继”如何破题?_中山工商注册_中山代理记账_中山代办营业执照公司-企业管家
欢迎访问企业管家(中山)科技有限公司!
15017318970
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商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中山四个“难以为继”如何破题?

发布日期:2020-08-21 浏览次数:

中山四个“难以为继”如何破题?

 

  每逢古镇国际灯博会,都会有大批来自国内外的客商前来采购。南方日报记者 王云 摄

  2016年岁末,珠三角各市党代会陆续召开。

  与中山一江之隔的东莞,预计2016年GDP达到6700亿元,未来5年有望突破1万亿元;去年生产总值已经排名全国第16名的佛山,“十三五”期间的目标也是跑进“万亿俱乐部”。

  直面差距,开拓进取。在21日举行的中山市党代会上,市委书记陈如桂历数中山五年发展成就、剖析发展利好之后提出:中山当前正面临四个“难以为继”。

  ——以传统专业镇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,专业镇竞争力下降,传统产业增速放缓;

  ——以土地扩张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,土地使用粗放、低效开发比较突出;

  ——以镇区为主导的发展模式来落实创新驱动发展难以为继,对高端要素的吸引力和承载力不足;

  ——以现有城镇空间布局建设宜居城市难以为继,城镇建设“摊小饼”、资源利用碎片化有待克服。

  差距即空间,挑战即潜力,中山如何破解这四个瓶颈,在珠三角新一轮城市竞争中占据先机?

  成长的烦恼 四个“难以为继”不容回避

  12月21日,中山市委书记陈如桂在党代会上,直陈中山当前面临的四个“难以为继”,引发党代表们的深思与讨论。

  善思者行。十多年前,深圳特区也有类似的焦灼和迷茫:经济增速放缓,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几近透支。2005年5月,时任深圳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的李鸿忠曾公开表示,深圳的发展正面临四个难以为继(土地空间、能源水源、城市人口、环境承载力难以为继),引起特区大讨论。继“深圳你被谁抛弃”之后,深圳官方和民间的忧患意识再度被唤醒。

  也正是从十年前开始,深圳在城市发展道路上开始有所为有所不为:不再接受加工贸易企业注册,拒绝重工业带来的GDP和财税诱惑,选择了创新驱动之路。十年后的深圳,已率先完成了腾笼换鸟的跨越和转型,成为南中国的创新极,当年的烦恼也迎刃而解。

  今天的中山,所面临的困境与十年前的深圳略有相似。产业、土地、行政架构、城镇规划,四个“难以为继”,也是中山所面临的四个挑战。

  传统产业增速放缓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今年前三季度,全市先进制造业增加值415.3亿元,比规上工业增速高出5.4%,装备制造业、高技术产业和“工业母机”表现抢眼。与此同时,传统产业增长疲软,集中体现为出口增速。鞋类、灯具照明及类似品、传统轻纺产品等行业出口分别下降17.7%、10.1%和6.4%,直接拖累全市出口下降1.2%。

  当代工企业转向东南亚国家,中山服装制鞋优势不再的同时,一个来自广州、名为“骆驼”的电商品牌,在今年“双11”砍下了5.02亿元的销售额,连续6年位居服装类电商冠军宝座。5亿元销售额,是绝大多数服装类企业一年也难以企及的高度。

  土地问题中山比许多城市更突出。

  客观上说,中山遭遇土地瓶颈有其必然性。这座城市经济总量长期位于全省前列,陆地面积却位居全省倒数第二。目前,中山的土地开发强度接近30%的上限。2014年,民盟中山委员会曾牵头作了相关调查,全市共有44个工业园区,规划用地面积达30.56万亩,工业产值和税收却不到全市总量的60%,而最小的工业园仅有400多亩,与一个小型楼盘相当。

  另一个事实是,中山的存量土地其实并不少。一方面,“三规”不合一致使镇区收储的土地无法投向市场;另一方面,由于经济波动、企业自然生命周期等原因,仍有一些土地甚至厂房处于闲置状态。这正是各地土地紧缺的根本原因。

  无法集聚高端要素正是许多镇区的心病。

  当前的发展形势下,镇域经济对基础设施建设、城镇规划的割裂十分突出。以被规划为“西北部城市副中心”的小榄镇为例,该镇多年来饱受交通瓶颈掣肘,一再错失发展良机。横琴大桥、沙口大桥、西海大桥,本应是小榄与古镇、东凤、横栏等镇区之间人员、生产要素流通的要道,却变成无一日不堵车的瓶颈。

  市镇两级的事权划分与承接,同样让基层政府难以适应。在市一级,常设有经信、科技、金融、质监、商务、出入境等十余个局与经济工作相关的局级单位。但到了镇区,只有经信局一个部门对口承接上述部门。“一忙起来,开会的人都不够用”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”,让基层办事机构常年处于应付各种材料、报表的状态,实际工作处于“空转”状态。

  寻找“金钥匙” “组团式”发展如何开镇区新局

  四个“难以为继”直指当前发展困境,中山如何突围?此次党代会期间,另外一个热词同样成为党代表们关注的焦点——“组团式发展”。